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锡山老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2013年02月13日  

2013-02-13 12:55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2013年02月13日 - 锡山老人 - 锡山老人
 
 
 
2013年02月13日 - 锡山老人 - 锡山老人
 
2013年02月13日 - 锡山老人 - 锡山老人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 应台湾金莲学会征稿

 

二、苏北海州地区妇女缠足情况实录

徐锡山

    古海州,今连云港市下属地区.清代辖东海、赣榆、沭阳三县。中华民国建立后,东海县云台山以南地区,分设灌云县。习惯上称今之东海、赣榆、沭阳、灌云、灌南、响水等县辖区之灌河流域向北到山东之临沭、莒南县界,称为海州地区。区内语言风俗大致相同,略有出入。

   台湾柯基生先生在论及缠足之流派时,没有涉及苏北的海州脚。《采菲录》中“品评”一节(P.131-132),对苏北之足式,颇多贬词:“最不一律,绝无系统之可寻”。未免太武断了。笔者祖籍苏南昆山,明代中叶,迁到沭阳,清初迁来海州,定居响水已五世矣。由于苏北是平原地区,交通便利,下江南,泛长淮,往来商旅,历来繁多,信息交流迅速,居民流动幅度大。苏北很少土著的“东夷”人。全国各地人都有,尤以明朝“洪武赶散”,由江南北迁之“垦农”为大宗。北部徐海一线,则又以鲁、豫之北方“侉kua子” 居多;中部淮河流域,又多安徽之人。大体上,苏北与苏南分为两派。西起扬州,东到通州,包括江南金陵,镇江,苏、锡、常、淞、沪等地区,土地属酸性土壤,吃长江水,不含盐份,以大米为主粮。在此生长的人民,多半身材比較矮小。尤以苏州、扬州,最为典型。妇女们乍看上去与孩童差不多大小。所以在缠足流行的时代,苏州扬州一带的女孩子,脚苗子本来就小,只需略裹尖瘦即已小巧玲珑,无需折腰,一般不伤筋骨,可谓得天独厚。进入淮河两岸,历史上受黄河南徙泛滥成灾的影响,土地盐碱化,河水盐分大大多于江水,农民已无法种植稻谷,只能种植玉米、高梁、大麦、小麦、棉花、山芋等旱生农作物,人民以植物纤维粗放的杂粮为主食,身材多半颀长,性格比较强悍,刁猾,语音为“江淮方言区”,俗称“海囗mao子”,“ 囗mao刁”。 囗,有音无字,以盐阜、两淮为典型。响水北部地区,古属灌云县。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,划入盐城市,兼有盐阜和徐海两地区域兼有的特点,个子高,女子平均都在1.65-1.7米左右,而且男女差不多高,因此脚苗子也大,一般都穿38-40码女鞋,长度在6-7寸,还有比男人脚还大得多的,不足为奇。我的一个姨姪女就是1.75个头,43码大脚。同时,盐、阜、兴化一带又多为盐商基地,市场化较早,服务性行业多,旅馆游船也特多,故有“人到兴化心就花,到了盐城就不想家” 之说。盐阜女子爱打扮,身材苗条又给打扮,所以在那缠足时代,“盐城之足,纯以瘦小胜,其长度均在三寸至三寸半之间,四寸以上颇少”(《采菲录》P132)。可是,作者笔锋一转,“惟足尖过于上翘,着板尖之鞋,尚足掩其短;如御平底鞋,则形如龙船,厥状极丑。”姚先生未免又太主观了吧!其实这种式样的小脚叫“红菱脚”,即古籍所云之“卬角”也。前端贴地的位置是“拇趾球”与第二、三趾的揉合处,正对着鞋底上的“前底托”,再加上后跟适当内收,鞋底就完全可以压缩在三寸以内了。姚灵犀先生很可能只见鞋,未见真正的“小脚”, 故有此断论。苏北嫁女,媒婆来看人,只准看鞋,不准看脚。至于说“菱角脚”极丑,没有理由。纤足自始至终,以上屈如新月为美,不知丑从何来?笔者不敢苟同。清代徐州府下辖之丰、沛、萧、砀、邳、宿、睢、铜八县,与河南,山东无异。惟有海州四县中,赣榆、东海、沭阳,近似于山东;而灌云南部响水一带,则与盐阜相同。这是与口音、水土之异有直接关系的。大体上以河流为区划。淮河流域应为苏北地区的典型。《采菲录》(P132)又云:“山中贫妪以缠足为业,有为苏中阀阅之家所雇佣者,此辈不特操术极精,即其裙下,亦足资楷式焉”。这是事实。操此业者,多半兼作“伴妈”,又名“花婆”,俗称“脚婆”,其夫多操厨师,或“租轿”(家中备有花轿,出租给人家娶新娘,兼作伴妈)。多为小康之家,并非“山中贫妇”。她们家都备有脚架、足椅等应用之具。响水南园地区,有两位知名的佘氏奶奶。其一、称之为“大脚奶奶”,以唱小调擅长;另一、称为“小脚奶奶”,以专给姑娘裹脚擅长。经她裹的小脚,痛苦少,样式美,地方上广为传颂。可惜都已双双过世了,只留下美名。尤其那位“小脚奶奶”,不仅有一双标准的“三寸金莲”,而且健步如飞,人人称道。是我母亲的好友。苏北海州脚的另一特点是不扎藕覆。她们把布袜上口褶紧,贯入裤管,收紧裤脚,外缠丝带,足跗全部呈现在外边。同时,海州脚不着高底,只在足跟部分,置一公分左右厚的鞋后跟,为的是耐磨,防滑。自从针织袜进入市场以后,小脚姑娘们又都穿起“洋袜子”(针织袜)来,一直罩到膝盖,干脆连裤脚也不扎了,而且把裤脚吊得高高的,平均以腿肚子为下限。一双小脚,丰满的折足腕,加上细瘦的双腿,全部显露在众人眼前(见采菲录下集有图片)。海州脚是踵趾到底,全脚无一处虚空的真小脚。不像“碧台莲”那样,矫柔造作,一露馅就丢人现眼。这种海州脚与山西的大同脚很相近,只是拇趾翘得較高,不着地而已。(见图)

  苏北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一带的小脚妇女,都能劳动,也能走路,只是步輻迈不大,比天足短小,一般为4寸左右,俗说“一步挪不了四指”,但速度快。至今戏台上之旦角,仍沿用这种步辐细碎,上身不动的“小脚走式”。 这些地方,很少有不能走路,只能跪着爬的“抱姐”,关键在于缠裹方法不同,导致的脚骨畸变形态不同。海州脚和山东、山西差不多。中国北方中下层劳动人民家庭,妇女仍然是家庭中主要劳动力,锅头灶脑,鞋头脚脑,田头田脑,园头园脑,河旁井边,是她们常年生活劳动的地方,怎么能允许不走一步路呢。所以海州脚在初裹时,首先要强制锻炼走路,最怕“裹囗pai(有音无字,读如牌字笫一声)得了”。所以海州人家裹小脚,首先必须能走路,绝不能成“抱姐”。 “囗pai”,海州土话,意指失去行走能力的残废人。为什么有些地区缠足妇女寸步难行,只能爬(膝行),遥勉强行步,需要扶墙摸壁或赖他人搀扶;又为什么山西、山东、河南、苏北一带绝大多数小脚妇女,不光能走路,而且是个好劳动力。我的亲婶毌徐许氏,从小就裹成“三寸鹅头脚”,在妯娌中以“三寸之小”而自豪。在那人民公社时期,除了水田插秧而外,其它所有旱田农活都逐朝不间。尽管因地主成份,每劳动日只给她六分二厘工,但她年年都是妇女劳力中挣工分最多的人,年年“得钱”(除去口粮外还要分红)。我的二叔在社教运动中自杀,但婶母却顽强地活下来。她有两个儿子,在南京工作;两个女儿家庭也都不穷,儿女们都劝她跟儿女过,不要再劳动了。但她拒不接受,一直单身一个人在农村靠“苦工分”自给自足。(当然我这个侄子也给她不少帮助)使我最无法理解的是,她以一双彻底裹成功,脚腰折断,跟掌紧紧合拢,第三趾以下全部彻底踡折在足心的“三寸金莲”,不光劳动上不亚于一般女人,而且会游泳。当初村头未建桥,人人淌水过河下田,水深及腰,淤深近尺,而婶母居然和其他社员一样,涉水淌淤(她都穿着鞋袜捆扎紧紧下水)。冒雨赤脚栽山芋,很少滑跌倒。直到八十岁开外,才勉强被长子带到南京,去世时八十六岁,葬棲霞山下。1996年以后,我的岳母于叶氏随我生活,她也有一双能劳动又能走路的“三寸金莲”, 是标准的旧式妇女。岳父去世后,在我们女婿家生活。她跟我生活六年,2000年去世,享年91岁。我的金莲知识,主要来自婶母和岳母。而我的生母,由于先缠后放,放成半落子“文明脚”,反而痛苦终生,步履艰难,71岁就去世了。(另有政治原因)裹脚疼与不疼,能不能走路的奥秘究竟在哪里?为什么悬殊如此之大,?下边从医学解剖学和力学角度,予以详析。

  以海州菱角脚为例,分析步履稳健能耐劳动的原因。苏北海州脚的特点是折腰。就是把脚腰析成“几”字形,保留一副完好发达垂直向下的足跟,承受着70%以上的体重。因此,不管脚前半部怎么瘦小,有这样发达的直立后跟,保证了站立的功能。至多初缠阶段,前端疼得不能着地,但单凭一副后跟就可以行路了,即成方绚所说的“朝天莲”。 所以,海州脚的足跟,往往比天足还要健壮,底端形成蘑菇状,边缘略肥,又像鸭蛋,俗称“鸭蛋瘤”,鞋底后跟部,多加一块与之等大的蛋圆形鞋后跟。有的用厚“骨子”纳成,有的用木片制成,磨损特别厉害,往往鞋帮子还好好的,后跟鞋底已磨通成洞。第二个特点是大拇趾上翘不着地,拇趾底面朝前下方,第二趾的端节(远节)贴在大拇趾关节下的细部外侧,有半个趾头,被挤压在拇关节下。第三趾端节与“拇趾球”(即第一蹠骨头)并列,压在脚底下。中节与近节,贴在拇趾外侧,与拇趾球组成“C”形。前三趾构成一个以拇趾球与第三趾组成的“C”字形结构为底的圆锥。这三个脚趾,只是略移了位置,没有伤筋折骨,仍以拇趾球为支撑点。当身体前倾时,靠拇趾球踩着鞋底上的前底托,抵住体重的压力。第二,三两趾的痛点,在趾甲根部,都摒避在脚的外侧,不受压力,极大地减少了痛感。前三个趾头,基本上都伸在鞋帮缝成的上翘悬空的鸟嘴形尖角内,也是菱角脚最显眼的亮点,常常缝成凤凰头部的形象,嘴中还栽着须,鞋两边绣有凤翅和凤尾,即古书中所谓“雀头履”也。据说是扬贵妃传下来的。第三个特点,是狠裹第四、五两趾,齐趾根折屈,趾体全部横在脚心横沟中,加上小趾球(小趾根部的肌肉)把脚心塞得严严实实,与足跟吻合成一饼。实际上就是把脚掌屈成攒起的拳头,着地处是拇趾球,横亘的四、五趾背和“小趾球”,加上肥大的足跟,组合成等腰三角的足底,承受着体重。第四、五两趾的痛点在趾远节的趾甲根部,已收裹到脚心里边外缘,脚底着力处,都避开了所有敏感痛点,所以花婆说:“活的不疼(没使劲裹时),死的不疼,(彻底裹成功,关节变异后习惯了)半死赖活疼死人”。(指裹不彻底趾头压在脚下时最疼,我母亲即是一例)海州脚难度最大的就是裹外巴骨,必须用脚绞子再夹竹片,还要塞瓦瓷子,必得破一次头。早破早成。裹成的脚,第四趾多半脱臼,只剩一根筋包着一层皮连着,有如一粒赘瘤,内部神经坏死,摸上去毫无感觉。小趾夹在橫缝里,压不着。所以彻底裹成的海州脚,老化以后,真的不疼。我的岳母和二婶母就是典型,她们俩都在生产队里与大脚女人一起劳动,只是走路比她们慢些。冲碓、拐磨、薅田、打花生,在耕垡地里劳动,不比她们差。我从来没听二婶母喊过脚疼,至今仍有生产队工分账可查询。我的岳母九十岁时,站在操场边看女生打篮球踢足球,一双小脚,一站就是半天,一点不觉疼和累,真是不可思议。《采菲录》续集第331-332页“研究”一篇中,引野僧之《崂山记》一文,叙述了许多山东小脚妇女,不但能走山路,而且能在山石上攀登、背柴,并非妄言。大陆媒体《法制晚报》载文《“三寸金莲”过雪山》中讲道,红军妇女运输连连长王泽南,裹着一双小脚,参加长征,过雪山时还唱着一首歌,“裹脚要用布和棕,包得不紧又不松,到得山顶莫停留,革命道路不能松。”王泽南硬是凭一双小脚,翻过了大雪山。这是中共官方媒体报导的真人真事。证明姚灵犀的论证真实。为什么小脚能劳动、能登山?要从小脚的生理解剖结构分析。此种情况,大约只有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苏北海州等地踵趾到底的“四照莲”或“绵边莲”,包括大同脚、鹅头脚、海州脚才有可能。其它的如碧台莲恐怕就不可能了。据物理学“立木抵千斤”原理,“四照莲”、“锦边莲”、“鹅头脚”、 “海州脚”等,都踵趾到底,后部都有十分发达的足跟,支撑住体重的绝大部分。加上散开斜向地面支撑的五根蹠骨,对脚底作半圆形支撑。正中脚心,又填以实实在在的两根横脚趾,整个两只脚底部各处,严严实实地抵住地面,犹如一副攒得紧紧的拳头。与地面接触面积并不比天足少,(天足足心悬空)而且处处实抵实,不像天足重心落在足弓上,足心悬空有弹性。因此从迈步功能上,缠足失去杠杆作用,没有弹性,故迈步笨重,咚!咚!有震动声;而天足利用杠杆原理,用足掌抵地前进,步态轻盈。但要从承重受力角度看,缠足比天足更能载重,这就是齐鲁晋豫的小脚老太太能劳动、登山、远行的根本原因。她们得力于发达直立的跟骨,和实实在在毫无空虚的满脚底,却又巧妙地避开了痛点。这知识,是我从婶母、岳母、生母生活中总结出来的经验,其原理又可联想到大象、牛、羊、猪等动物的蹄足,不都是底面积不大却能载重吗。(参看附图)

  关于夹竹木片的原因。初缠之足,足趾踡屈脚底,破坏了足部的平衡。大拇趾孤立无援,必定外斜,使趾蹠关节内突成“里孤拐”。外巴骨外突,俗称“外锣锤”,成为着力点。整个脚底呈“S”形横弯,是小脚的最大弊端,必需“数帮衬”,夹之使直。即夹竹片或木片。直到今天,“数帮衬”这个术语,仍在人们借贸往来中常用不衰。但人们已不知“数帮衬”是源于缠足。其方法是将竹木薄片,削成前狭后宽略向里弯的扇形薄片,两边夹以布片,缝纳成鞋帮形状,后跟连缀在一起,前端两旁钉上布条子,等双脚缠好之后,由后跟包在脚两侧,用缝好的布条子扎紧在脚的两侧,再用裹脚布缠紧,就可夹平里孤拐和外锣锤。扭曲严重的还要用石头圧,用脚绞子绞,才能拿直。拿直定型以后,就缝在睡鞋或裹脚套子帮子里,套在鞋里穿,从外边看上去,就像穿双层鞋子。我于五十年代在赣榆县教小学时,经常见到当地小脚妇女这种“带贴衬”的穿鞋方式。该地开化较迟,当时四十开外的女人都是小脚。还有“木窝片迫踝”,就是只在鞋帮子脚踝部位夹层里加进薄木片做“贴衬”,可保证不倒鞋帮子,不外鼓,上下笔直如削。缠得好的小脚,鞋帮子必定有“木窝片”“贴衬迫踝”。不然不可能那样陡跟直站,上宽下窄。一般人家没有贴衬的条件,踝部臃腫肥圆如猪蹄子,底跟像鸭蛋,叫鸭蛋瘤。很丑,是小脚的大忌。鞋帮带贴衬的鞋叫硬帮鞋,不带贴衬的叫软帮鞋。

  海州脚的起裹时间。海州习俗,“十月朝,裹个红大椒”。一般中等人家,十月初一开始给女孩子裹小脚。“十月裹小脚,过年穿新鞋”。多数人家都挨到六至八岁才始裹,多是“急裹”,三个月成型,就能穿上小脚鞋,一年就可定型。只有少数有钱大户小姐才雇花婆,从小慢慢带着裹,叫做“慢裹”。慢裹不伤人,急裹要受大罪,要破头(出血)“榔头”(隆出的脚背)大,疤痕累累,不雅观。我的岳母,迟到12岁才裹脚,已经与婆家订了亲,于姓是大户人家,不允许大脚媳妇进门,才急裹成“榔头脚”,裹成了还有五寸长。一米七出头的个子,与我一般高矮。折通了的折腰脚,瘦骨嶙峋,疤痕累累,棱角十分明显,在小脚中不能算上品,可是从不叫疼,也不“发阴天”,实在难得。91岁寿终。

  为什么小脚老太太多长寿。据媒体报导,2008年上海大世界吉尼斯世界纪录,最高年龄双胞胎,97岁老寿星,为山东乳山县赵秀香、赵秀菊姐妹俩。不到半年,冠军被四川的刘曹氏姐妹俩,以104岁高龄夺得,只得退居亚军。2009年人口统计,最高寿女姓为海南郭方姬,118岁;其次为河南商丘王张氏,116岁;再次为湖北李桂香,107岁。山西的赵梅则,响水的周绪珍、仇王氏都在九十五岁以上,91岁过世的岳母,比起这些老太太则相形见拙了。上述这些老太太都是三寸莲,有照片可见。去年中央电视台“百岁传奇”一栏,每天介绍两位老人,连载多天,共播出几十位百岁上下的老太太,绝大多数是小脚。(少数民族例外)我的姨母、舅母也都活到九十五岁。为什么小脚老太能长寿?而最近几年我校住宅区好多已去世的妇女,包括我的前妻杨宝花在内,都不到七十岁,平均在五十岁上下,就去世了。她们都是大脚,一般人无法理解。我查了好多资料,得出如下结论:

  1、据西方外科医生阿费烈德发现的“跨栏定律”:肢体受损伤残缺的人,身体中的其它部位功能,比正常人更强,用以作为残缺部位功能的补偿。例如:盲人听力、记忆力特强,聋哑人视力特强,生活条件艰苦地区的人,抗灾抗病力特强。裹小脚使步行功能受损,因而激发忍受力特强。一个女人,在双足关节被彻底破坏重组,变形之后,以完全不同于先前的另外一种结构形式,支撑着身体生活运动,她的生命力中组织再生功能被大大激活,大大高于常人。所以小脚老太太很少生病,抗病抗感染力特强,很少生病。

  2、中国传统儒家思想,教育妇女,要遵守“三从四德”。南宋时理学家朱熹,在浙江福建做官时,大力提倡推行缠足,重点对准名门贵族大户人家女子,把缠足比喻成男子读书应试。村野农户则不作严格要求。若是“丐户”则不准缠足。陆游诗《咏蔡家妇》云:“但知勤四肢,不知缠两足”。可以作为证明。自此以后,女子是否缠足,则成为身份的标志。“三寸金莲”成为贵妇“千斤”的身份证,犹如今天的大学毕业文凭,十分珍贵。宋亡以后,中原地区沦入游牧民族蒙古人的铁蹄之下,汉人士子,无处出头,转入梨园青楼,靠作曲演戏,排解愁绪。女子则论落青楼为优伶艺妓,以小脚作为招来情郎的主要手段。同时,缠足为汉女之特色,则又成为爱国怀旧的表现。所以,自元朝开始,缠足之风突然大兴。歌颂缠足之文艺作品,诗、词、曲、文,广泛流行。“元人词曲,无不及足者,士大夫多不愿与之(蒙古人)联姻,群趋缠足为鸿沟之划。”清代为满人统治的王朝。在汉人看来,无异于蒙古元朝。所以清代妇女崇尚缠足到达顶峰。其中主要原因,在于“所以示别于胡人也”(姚灵犀语)。即所谓男降(辫发)女不降(缠足)。要从政治角度分析,正是满清民族统治逼出来的逆反现象。妇女们以付出伤残的代价,保持了汉民族的特色。每一个有点民族自尊心的华夏儿女,对待前辈女士的缠足,当以文天祥之《指南录》、《正气歌》,史可法之“扬日十日”相看,何陋之有?比那卖国求荣,甘当假洋鬼子去穿高跟皮鞋的洋奴,其品德不知高尚到多少倍!因此缠足妇女,心态高度平衡。宽容,贤淑、豁达,处事和谐,有容忍之量,少计较得失,能适应时代潮流变化的打击而从容不迫。所以多能心宽体胖,获得高龄长寿。而近代女子,急于功利,穷于心计,妒忌成性,极端自私,排斥异己,成天内心不平衡,心力憔悴,容易猝死。大凡不足六十岁即死的女人,多属此等类型。即使有一双大脚板,也毫无补益,不能保命。

  不以小脚为耻的女强人。据《中华人物》载,文题为“伟大的小脚女性吴贻芳”一文所云(作者陈鸣),吴贻芳,女,江苏泰兴人,生于1893年,即清光十九年,幼承家学,就读于南京金陵女子大学。1922年赴美国密执安大学留学,获得哲学博士学位。1928年回国,任金陵女子大学校长,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大学校长。她领导下的金陵女子大学毕业生中的学士学位,得到英、美等国著名大学的认可。吴贻芳在刚记事时(约四岁),她母亲早就把她缠成一双“三寸金莲”。在民国以后,视缠足为“陋习”的漫长年代里,吴贻芳既没有跟随潮流去放脚,也没有把小脚伪装矫饰成天足。她一生裹着小脚,穿着三寸莲鞋,走进校园,站上讲台,登上政坛,跨出国门,留学美国,被推举为留美中国学生会副会长。在《密执安日报》上发表文章,批驳侮辱中国人的澳大利亚总理。1938年7月6日,国民政府在武汉召开第一届国民参政会,她被聘为参政员,连任四届。1945年四月,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制宪大会上,吴贻芳作为我国无党派人士代表,出席大会,在大会上即席讲话,赢得了热烈的掌声,成为世界上唯一在《联合国宪章》上签字的女性,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称颂为“智慧女神”。1979年2月,被母校美国密执安大学,授予“智慧女神奖”。所有上述光辉的历程,并没有因为她是小脚,三寸金莲,并且在国际上也从不遮掩回避而逊色,反而更加博得世界上各国人士的崇敬。小脚,何丑?何陋?何羞?何避之有?

  小结:缠足与欧州妇女之束腰、穿高跟鞋,非洲妇女之压颅,缅甸妇女之铜环束颈,阿拉伯之面纱,印度之缠头,南美之纹身等等一样,各民族有自己的习俗特色,均为本民族的美容表现,对自己身体也多有损害。他国异族人员,无权褒贬,更不应说三道四,妄加诋毁。兴、衰、毁、灭,各有其自身的规律,无需揠苗助长。妇女解放,提高觉捂,还得靠妇女自己,非是某一习俗所能决定的。

          2011年5月8日作于苏北响水  徐锡山

 

缠足的名称

概称“金莲”,俗称“小脚”。长度在3寸上下称金莲(四照莲);4-5寸称银莲(锦边莲),5寸以外称铁莲;先缠后放的叫“解放脚”( 西番莲),又叫“文明脚”,从未缠过的自然脚称“天足”,又称“大脚”。

 

缠足的类型

1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北方式:以山西大同一带为典型,踵蹠到底, 不另装里外高底, 不扎藕幅,流行在淮河以北中国北部地区。以符合瘦、小、尖、弯、香、软、正 七字诀为标准金莲。

2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扬州式:细长纤直(钗头莲)。

3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宁波、闽、台式:圆如马蹄不尖,短小、跟粗、背凸,内装里高底或外高底。

4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益阳式:纤瘦短小脚背平直下垂,跟装高底。

5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顺德式:短小尖生,跟宽无高底。

6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州式:脚身肥软不折腰,前尖微翘。

7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州式:大体属北方式、前尖微翘折腰,无高底藕覆。

8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云贵式:痩长尖翘无高底,穿套鞋。

(尚有其它款式,待考)

 

 

北方式 扬州式 宁波式 闽台式 益阳式 顺德式 苏州式 海州式

云贵式 金莲 银莲 铁莲 四照莲 锦边莲 解放脚 缠枝莲  鹅头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