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锡山老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三十七、不必给死人脸上搽粉  

2013-02-22 14:03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刚刚看完央视10频道《子午书简》(2011.3.25),对主持人的观点,颇不以为然。笔者系一77岁的老叟,一贯崇拜鲁迅先的为人。其最感人之处是从不掩盖“皮袍下藏着的‘小’”,也不以有点“小”为耻。可是时至先生逝后74年的今天,居然仍然有一些人,偏偏要把先生的那点“小闲事”(其实是婚姻大事),大肆渲染成时代的、进步的美事。好象先生是大人物嘛,那就得一切都正确,完美无缺。“小”事也得粉饰成“伟大”。给死人脸上搽粉,改“小”为“大”,无非是为了将先生的大名,扯来作虎皮大旗,为现代人的乱伦作挡箭牌。你看,大人物不也这样吗?

先生曾借狂人之口,承认自己是“吃人的人的兄弟”,(《狂人日记》)与吃人的人同过伙,干过“吃人”的勾当。先生的元配朱安,便是典型。

先生在《祝福》中暗示,逼死祥林嫂的罪魁是鲁四老爷一大家。而文中的我,不仅是鲁四老爷的侄子,而且直接告知末路的祥林嫂,人死后有灵魂,而且还又说“地狱——论理就该也有”。正是这句话,吓死了祥林嫂。这不真正是“吃人的人的侄子”,在直接“吃掉了”话人祥林嫂吗,怎么能说“于我也毫无关系”呢。《祝福》这一情节,远不如柔石的《为奴隶的母亲》。后者给人们以希望,前者只能给人以沮丧。这也正是先生尊重柔石的原因。

《祝福》中的祥林嫂并非处于末路,她还年轻,才三十多岁,不足四十。如果文中的“我”真有同情心,应该拉她一把,带她到外地去继续打工做女佣,伺机再嫁,也许后福不浅。遗憾的是文中的“我”没有去做。怕给自己添麻烦,怕得罪四叔,也许也相信“寡妇有毒”,不愿惹祸吧!洒几点猫哭老鼠式的泪珠,置一个中年妇女死地于不顾,去到“福兴楼”去吃“一元一大盘”的鱼翅,倒是道出了“皮袍下藏着的又一个‘小’”来。文中的我,心平气和地看着“无聊生者不生,即使厌见者不见”,反而“渐渐的舒畅起来。”并非反语,倒是实情。祥林嫂之死,文中的我有直接责任!这个“小”,任何香粉是搽不白的,徒劳!先生自己也没有否认。

《祝福》虽是小说,但其主人公不可能没有作者的影子。而对现实中的祥林嫂----朱安,就难逃责任了吧。朱安是先生明媒正娶的元配正妻,接受婚礼是表示对母亲鲁瑞的孝心。既然不愿意,事先为什么不对母亲声明。既然接受了婚礼,又以不同房抗婚,无故剥夺了朱安的性生活权利,这抗婚本身就是对母亲的“大不孝”。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;对朱安是“大不仁”。无端伤害一个善良的妇女,这不仅仅是“吃人的人的同伙”,而是自己也直接在“吃人”。不喜欢人家,却又不写休书离婚,不让人家改嫁,却用有名无实的“周家媳妇”的空名,把人家拴在周家老太太手中,让其守一辈“活寡”,做真奴仆,这种给无辜妇女的性残害,惟有可比的是皇宫中的宫女和太监。其态度之残忍和野蛮,并不比鲁四老爷好多少。朱安虽然没死,但她的“心死了。”他的内心要比祥林嫂痛苦多多少倍呢?至今还未见人为之鸣冤。倒是不乏掩盖真相的“犬儒”,到先生死后74年还在给死人脸上搽粉,良心呢?无聊!

死人脸上的粉是无助的。不管涂多厚,许广平永远是姘头——妾——二奶,再也翻不上天。周海婴也永远是“庶出”。这一点他们也明白。所以,鲁迅先生去世以后,许广平一直是以对待“大妇”的态度对待朱安的,自己仍然承认自己是偏房。这隐隐余痛伴随终身,又何尝不是先生的责任呢?鲁迅先生对待朱安的处理,是一个永远不可饶恕的过错。遗弃的“理由”,不管犬儒们如何巧辩,永远站不住脚,不合“七出”之理,也永远经不住法律的审判。其理由据说有两点:

其一、因为朱安不识字,所以不要。朱安在娘家没有读书,不怪她,责任在其父母,嫁到周家时还很年轻,在周家这样书香门第内,婆母又是识字的,完全有条件让她脱盲。在那初开放的年代,北京已经有女校,家庭经济也允许,为什么不把朱安送入学校读书?与其差不多同时,在法国留学的画家潘玉良,本是她丈夫潘赞化用钱买来的小妾,后来被丈夫送入学校,逐步培养成一代画家。这一点鲁迅先生比不上军官潘赞化。

其二,因为朱安是小脚,所以不要。小脚,是中国千年以来的传统文化, 周母鲁瑞也裹过脚,只不过老来放成“解放脚”。说它是“陋俗”,是当今才兴起的观点。给她裹脚的罪魁是社会制度形成的封建审美观,她是受害者。作为丈夫应当同情,设法为她放脚,解除她的痛苦,却不应该嫌弃,她是无辜的女孩子。既然勉强接受了这个婚姻,就应为她负责。以秋瑾为例,已经结过婚,生了孩子,照样可以读书求学,在北京放了脚,又找医生整了形,回复了天足,东渡日本,成为革命家。朱安也可以放脚去读书,先生为什么不去做?再者,小脚不等于不能革命。一代女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吴贻芳女士,就是一生缠着小脚,既没有把小脚放成天足,也没有外套大鞋子去娇饰成“假天足”,毫不掩饰地穿着“莲鞋”,一步一步走进校园,站上讲台,登上政坛,跨出国门,步入联合国议会大厅,成为全世界唯一的在《联合国宪章》上签字的伟大女性。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称颂为“智慧女神”。丝毫并没有因为她踮着一双“三寸金莲”而影响国格、人格,相反,却更加令世界人钦佩。因此,有什么理由给朱安定罪呢!荒唐!

鲁迅先生是作家,他的巨著堪称楷模,永远大放光彩,不容置疑,而真实姓名周树人先生,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生活在那客观的社会环境下,不应该要求他没有一点错误和缺点,成为一个“完人”。 先生盖棺已逾70多年,更没有必要按“完人”的标准去给先生的遗容搽粉。应该保留其原来真面目,才是最好的爱护与尊敬。让先生安息!

 

2011年3月25日写于江苏·响水

 

徐锡山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